英国警察为防止民众扎堆,竟然把清澈湖水染成漆黑


3月14日,在经历了33天的救治后,王强出院了。临出院前,他说“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,我的恩人,您伴我33天,我念您一生!”

防护服掩饰了我的心虚,这是我唯一一次对他撒谎,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,但我还是想要给他希望。

不到万不得已,不轻易插管

中国当下已非疫情暴发和传播中心,对标中国确诊数量既无助于客观评估疫情,又会强化疫情与中国之间关系的刻板印象,对全球合作抗疫有害无益。WHO或其他国际权威的专业机构,应该给出一套客观评价疫情严重程度的科学标准,以便于各国政府和民众正确解读疫情信息。

通知他出院的前一天,交代完出院用药和注意事项后,忍不住问他:

美国的科技能力和政府动员能力还是可以放心的,正在不断提高效率、发挥作用。

特别是输入性疫情已经形成后,美国的防控形势就变得更为复杂。中国的疫情发展有比较明确的链条,防控重点也很清晰,但对美国来说,几乎是多点共进,防控难度就更大些。

(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 张健/自述)

好在美国政治有很好的纠错机制,总统“任性”不至于失控。他造成的最大麻烦不是直接干扰抗疫——美国体制中专业机构是应对疫情的真正主导力量,而是“无限宽松”的经济政策会产生严重后遗症,这在当前还不会显示出来。北京青年报记者3月28日从北京铁路警方获悉,近日在进京的高铁上,一名中年男子躲进卫生间里吸烟触发烟雾报警器报警导致列车降速,被北京铁路警方罚款500元,并被列入铁路征信系统失信人员名单,180天内被限制乘坐火车。

在迈阿密海滩上,疫情阻止不了大学生的春假热情;在时尚之都纽约,仍有不少年轻人跑到外面玩。政府对“熊孩子”其实也很难拿出对策,还得等社会舆论发挥作用。不过,从人口年龄结构的角度看,美国抗疫的基础条件比起严重老龄化的欧洲要好一些。